阿里创始人现身科创板!当虹科技股权转让被质疑、关联交易占比高

文|杨万里

在红软科技嘉年华之际,另一家有红软背景的科技公司正争相ipo。

10月11日,杭州当红科技有限公司获准在科技创新板上市。如果注册成功,为媒体文化和公安行业提供智能视频解决方案和视频云服务的公司将获得a股。

当彩虹科技不是一家简单的公司时,它的股东名单包括上市公司、证券交易商和阿里部门。

例如,雷媒是当红科技的第四大股东,持有10.53%的股份。华舒传媒资本是第五大股东,持有4.47%的股份。是上市公司华舒传媒有限公司旗下的投资公司;中信证券持有1.49%的股份,财通创新持有2%。

此外,湖滨山南投资和自然人股东谢世煌分别持有2%的股份,分别是当红科技的第11和第13大股东。谢世煌是阿里的“十八罗汉”之一,持有杭州湖滨山南资本管理有限公司99%的股份

一家拥有“奢侈”股东阵营的上市公司,会在科学创新委员会引发什么浪潮?

打开招股说明书,你会发现当彩虹技术拥有更高技术的优势时,它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使用“cpu+gpu”模式进行视频处理的公司之一。

然而,它也存在一些问题,如股权转让问题、税收激励对利润的巨大贡献以及关联交易收入的高比例。

当红科技最初由鸿润(杭州)科技有限公司出资,鸿软科技的子公司。

2015年,由于宏软业务战略的调整,决定剥离其非主营业务及相关公司。

2015年6月30日,时任香港科技总经理的孙延龙等管理层与鸿软上海达成收购协议。鸿软上海将其74.13%的股权转让给孙延龙实际控制的三家企业(大连鸿石、大连鸿图、大连鸿昌)和德清金日投资管理合伙(有限合伙),转让价格为每1元出资0.27元。

2015年10月,红软科技以768万元的转让价格,将当红科技12.80%的股权转让给科奇投资,即每1元3.06元。外部股东科赫投资(Koch Investment)收购宏软科技股权后,于2017年4月与天杰等10人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并于2017年7月取消。

2016年10月,红软上海将剩余的6.30%股权转让给外界,红软科技完全退出股东层面。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当时香港科技的股权转让操作令人困惑。2015年6月以每1元0.27元的出资转让给大连红石、大连洪图、大连洪昌后,10月以每1元3.06元的出资转让。两次股份转让的定价完全不同,第一次股份转让可能有点便宜。

上海证券交易所在调查信中也提出了质疑。对此,当红科技表示,鸿软科技在选择处置方案时考虑了公司的盈利能力、存在大量未补偿损失以及现金流最大化的原则,因此选择以基于净资产的固定价格处置股权。

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当红科技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01513亿元、1.389842亿元、2.035519亿元和6431.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567.41万元、4068.12万元、6389.81万元和1055.38万元。

从近几年的业绩变化来看,当时香港科技的收入和净利润呈现“双增长”。

然而,数据显示税收激励对利润贡献很大。

2016年11月,当红科技获得高新技术企业证书,2019年3月,当红科技被主管税务机关认定为国家规划布局内的重点软件企业。

得益于税收优惠政策,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增值税退税和所得税优惠总额分别为1328.5万元、1797.4万元、1772.9万元和255.56万元,分别占当期利润总额的37.43%、44.32%、29.57%和19.87%。尽管这一比例有下降趋势,但仍然很高。

此外,当彩虹科技的净营运现金流低于净利润时。

2016年至2018年,洪通经营活动产生的净现金流量分别为552.14万元、1414.05万元和625.5万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3567.41万元、4068.12万元和6389.81万元,差异显著,分别为3042.27万元、2627.07万元和5769.26万元

在招股说明书中,当宏达科技表示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净现金流低于净利润时,主要原因是由于传统媒体、新媒体和公安领域客户支付缓慢,公司业务规模迅速扩大。应收账款的增加导致了经营性应收账款的快速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至2018年,公司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2878.01万元、7133.43万元和13897.48万元,增长迅速。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从2016年的29.84%大幅上升至2018年的72.71%。

虽然当香港科技把公司的最终用户称为广播电视、政府和企业的客户时,具有很强的支付能力,截至今年上半年,一年以上的应收账款余额占12.99%。

一般来说,应收账款应该在一年内收回。如果时间延长,这将对公司的现金流产生负面影响。此外,对于应收账款增长率高的企业,投资者也十分警惕。如果坏账被收回,净利润将被侵蚀。

如前所述,红软集团是当红软件的前股东。华硕传媒和广利传媒都是现有股东。

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本公司关联销售收入(包括报告期内转换为非关联方的交易)分别占44.03%、18.69%、2.49%和12.40%,总利润分别占51.88%、28.27%、4.22%和24.75%。该公司的收入和关联交易利润相对较高。

更令人惊讶的是,在2016年至2018年的三年间,香港科技的关联交易整体毛利率为78.72%,较非关联交易高出63.03%。主要是因为独立软件在关联交易中所占比例很高。

如果关联方未来购买其他公司的产品,当红科技的业绩还能保持高增长吗?这是管理层需要考虑的。

在阿里、券商和上市公司持股的背景下,当红科技背后的实力不容低估。

然而,随着科学创新板的扩大,投资者将更加关注上市公司业绩的持续增长和财务安全问题。

面对税收优惠对利润贡献大、关联交易收入占比高的问题,当红科技需要不断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