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价改革重磅进展:取消煤电联动 企业用电成本将进一步下降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俞玉瑾在北京报道

9月2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召开。会议决定完善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形成机制,推进市场化电力交易,降低企业电费成本。

为落实党中央、国务院深化电力体制改革、加快改革建立市场化电价机制的计划,会议决定抓住当前燃煤发电市场化电价已经占到50%左右、电价明显低于网上基准电价的机遇。对于尚未实行市场化交易的燃煤发电,从明年1月1日起,取消煤电价格联动机制,将现行基准上网电价机制改为“基准价格+波动”的市场化机制。

同时,基准价格根据各地区目前的燃煤发电网上基准电价确定。原则上浮动范围向上不超过10%,向下不超过15%。具体电价由发电企业、售电公司和电力用户通过协商或招标确定。然而,明年暂时不会上涨。特别是,有必要确保一般工商业的平均电价不会上涨。同时,居民、农业等民生领域继续实行现行目录价格,确保稳定。

一位资深证券公司分析师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表示:“这是煤电市场化和新能源补贴的必由之路。方向仍然是以市场为基准,不断改变目前的双轨模式,以反映电力商品价格的成本变化。”

光伏行业专家王淑娟分析道:“此次电价改革的目标是不上市的煤电,不涉及新能源。基本电价仍然是目前的脱硫煤价格,从这个角度来看,它对新能源没有影响。”

“建立和完善电价市场化形成机制,一方面是促进和提高电力市场交易水平,从而降低电力生产生活成本,最终达到降低生产生活资料成本、提高商品竞争力的目的;另一方面,当前燃煤发电市场化交易电价约占50%,电价明显低于网上基准电价,这意味着当前市场竞争交易形成和产生的真实市场交易电价低于各地基准电价。”周闯的信息分析师张敏对《华夏时报》记者进行了分析。

张敏认为,电力消费企业的生产成本将进一步降低。“总的来说,电力市场将得到落实。最大的受益者仍然是用电企业。政策方向也倾向于用电企业。电力市场实施后,电力市场交易水平可以进一步提升和提高,从而降低企业和居民生产生活用电成本,最终降低生产资料成本,提高商品竞争力。”张敏的分析。

事实上,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改革的目的应该是推动有关企业减少收费,深化电力市场改革,清理电价附加费用,降低制造业用电成本,再将一般工商业的平均电价降低10%。”这是继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提议将一般工商业电价下调10%后的又一项降价措施。

然而,电价市场化程度的提高对煤炭企业来说并不是好消息。众所周知,煤和电的矛盾由来已久。这一轮矛盾可以追溯到6年前。2012年,国内煤炭产能过剩。下半年,煤炭价格减半,从最高的800元/吨降至400元/吨。对电力公司来说,煤炭成本降低了,经营状况连续三年持续增长。2015年,发电集团取得了自2002年以来的最佳业绩。

这种情况将在2016年扭转。随着煤炭产能进入深水区,煤炭生产得到有效控制,煤炭供应开始供不应求,煤炭价格触底反弹,发电企业用煤成本大幅上升。

为了缓解煤电矛盾,煤电联动和煤电联合运营相结合的方式被用于长期煤电合同中。

“原煤电联动是确定电价调整范围和方向的行政手段,不是真正的市场化;取消煤电联系实际上是平衡有关各方各自利益的问题。”这位资深证券分析师表示。

张敏认为,对于发电公司来说,利润率将在后期收缩。

“该政策明确指出,基准价格是根据各地目前的燃煤发电网上基准电价确定的。浮动范围原则上向上不超过10%,向下不超过15%。基准价格明年暂时不会上涨。特别是,必须确保一般工商业的平均电价不会上涨。”张敏还表示,浮动电价的上涨幅度小于下跌幅度,政策方向不利于燃煤电厂。燃煤发电企业应降低上网电价。电价下调后,燃煤电厂的盈利能力将进一步降低。燃煤电厂利润水平降低后,煤炭价格只能被抑制。

张敏分析道:“2020年,电价只能降低,不能提高。此外,电价的上升率小于下降率。电厂的利益应该更倾向于用电企业。因此,发电厂只能向煤炭企业施压,要求利润来维护自身利益。因此,抑制煤炭价格是不可避免的。在当前煤炭市场供需紧张的情况下,发电企业将进一步压低煤炭价格,煤炭价格将承受下行压力,最大影响是2020年年度长期基准价格。

关于电价改革的进展,《华夏时报》采访了能源政策专家,称“消息正在发送,文件尚未发布。”

责任编辑:黄李猩编辑:韩枫

北京快3 500彩票 秒速快3app 贵州快三投注